图片 17

还是让我们感到绝望虚无,任锡海文化影记开展

时尚审美 首届选美、模特演出等刷新认识  这次展览所展出的照片也是任锡海上世纪80年代,及华为nova全球代言人易烊千玺莅临发布会现场,发展过程中

图片 1

  2018年7月18 日,华为在深圳召开新品发布会,2018年暑期重磅手机HUAWEI
nova 3和HUAWEI nova
3i正式亮相。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华为消费者业务手机产品线总裁何刚,及华为nova全球代言人易烊千玺莅临发布会现场,一同见证了华为nova旗舰新品的诞生以及华为⼿机2018全球发货突破1亿台的重要时刻。

杰里米·阿德尔曼(Jeremy
Adelman)是普林斯顿大学历史学院的“亨利·查尔斯·李(Henry Charles
Lea)教席”教授,也是该校世界历史研究室(Global History Lab)的主任。2013
年,他出版了专著《入世哲学家:阿尔伯特·赫希曼的奥德赛之旅》(Worldly
Philosopher: The Odyssey of Albert O
Hirschman)。他还与人合著有《分久必合,合久必分(2014年
第四版)》(Worlds Together, Worlds Apart)。

贮水山儿童公园练“交谊舞”、“公园大学”学英语、青岛首届选美大赛、新华书店首届书展……这些与“上世纪80年代文化苏醒”有关的影像,都记录在青岛摄影家任锡海的镜头里。3月4日,“惊蛰——任锡海的八O年代文化影记”在良友书坊开幕。“影记”展出的作品不是“孤立的流年碎影”,而是一块块板结了的喧哗与灵动的片段,为解读和理解那个年代提供支撑。

图片 2

十九世纪伟大的美国摄影师马修·布雷迪(Mathew
Brady)曾经说过:“镜头是历史的眼睛。”镜头拥有强大的力量,能将“地球村”呈现在每一个人的眼前,消除地理因素带来的隔阂,拉近陌生人之间的距离。在惨烈的美国南北战争期间,布雷迪渐渐对摄影有了深刻的认识。不管他自己当时是否意识到,他都开创性地将战争和摄影联系起来,在两者之间构建起一种经久不衰且亲密无间的关系。

开展初衷 作为亲历者记录一个时代  任锡海1945年生于青岛,是中国著名摄影家,影人称其大师,这也是是岛城摄影界给任锡海的一个尊称,群艺馆那么多的书法家、画家、舞蹈家……都没有得到这样的尊称,以至于后来在岛城的摄影界甚至是艺术界,好像这个大师的称呼,就是专指任锡海,而他也确实能担当起这个称号。他在摄影方面所得到的那些荣誉,在岛城至今无人超越。  作为影像的操持者,任锡海把摄影作品定位为“关乎事,关乎人,也关乎一些意外的生发”,他用快门锁住了漫灌本土的文化情境,从这个层面上讲,“惊蛰——任锡海的八O年代文化影记”更有了特殊的深意。谈到此次开展的初衷,任锡海认为,上世纪80年代开始,是文化苏醒的时代,作为亲历者,自己感触很深,而这次展览早在去年就已做筹备,但一直等到今年即将到来的“惊蛰”才开展。正如策展人臧杰所说,“我们都看重这个节气所埋藏的意味——上世纪80年代的文化苏醒,犹若是冰冻大地上一片痉挛,一些萌动即将破发,一些行走即将展开。”  此次展出照片56幅,从中可以看出当年很多青岛刚刚出现的、新的文化现象,“第一部分是广场文化,交谊舞、人体艺术展、英语公园、雕塑小组;第二部分则是一批青岛的老艺术家焕发创作热情;第三部分是国内外文化艺术在青岛的交流,第四部分则是引发的读书热潮”。任锡海没想到的是,30多年前自己的尝试探索竟会成为一个令人怀念的时代的记忆与见证,从中领略激荡风云以及幽微的时代精神。

  nova在华为三个旗舰系列中当属最年轻的系列。何刚在本次华为nova新品发布会上分享了这个年轻系列自上市以来获得的诸多成绩和历史时刻:诞生于2016年的华为nova已经拥有超过4000万的用户。作为华为专为年轻人打造的高颜值、潮流娱乐手机,nova现已被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所青睐和追捧。华为nova上市后斩获了IFA九项大奖,HUAWEI
nova 2s京东好评率高达99%。而此次HUAWEI nova 3和HUAWEI nova
3i的发布,无疑将为年轻消费者提供更多选择,同时,也将进一步扩大华为越来越稳固的年轻时尚手机市场份额。

其实,现代枪支和照相机所采用的某些技术有着相似之处:两者的“祖先”都体积庞大且有着复杂的重新装载过程;发展过程中,人们都希望将其改进成便携性更强、精确度更高、可迅速完成重复工作的设备;扣动扳机后枪支能击发子弹,按下快门后镜头能记录瞬间。在一个多世纪的时间里,战地照片总是出现在报纸、杂志、游行示威活动和普利策奖颁奖典礼上。对于渴望揭露真相的记者而言,战地摄影是他们有利的武器。

首届书展 “抱孩子选书”的场景最感人  最能反映市民文化也最打动任锡海的部分,他认为应该就是“首届书展”。1979年,在当时的沧口区新华书店举办的首届图书展销活动,“看书、选书的人多到用‘摩肩接踵’四个字表达毫不为过,那些书是以前都看不到的。可以想象,以前大家在文化方面有多匮乏,当时对书的需求与渴望有多强烈。”任锡海拒绝了当时朋友的安排,自己混迹在人群中不动声色地观察,一旦发现动人的场面便立即抓拍。为保证现场的真实,他拍摄中没使用闪光灯,怕打扰到来看书选书的人。  任锡海镜头下的选书人,“看眼神就能看出对读书的狂热,真的可以用如饥似渴来形容。有的人已经选了好几本,目光还紧盯着书架,生怕漏掉自己喜欢的书。”  在照片《父与子》中,任锡海记录了一位年轻的父亲抱着孩子在选购图书的场景,“孩子趴在父亲的肩膀上已经熟睡,父亲穿着朴实的蓝布制服,孩子的兜兜上补了补丁,帽子也开了线。在那个年代,大家的生活水平还不是很高,但对书的渴望和对精神文化的需求很强烈”。1981年,任锡海的这幅作品获得了大奖。  除此之外,在街头、海边,处处可以看到人们和书为伴,读书成了这个城市的生活日常。“弗洛伊德的《梦的释义》在青岛街头出现,拍这幅照片很偶然,这位女士在前面走,袋子里装着的是弗洛伊德的书,我看到就在后面一直拍。当时连去海边游泳、晒太阳,大家也少不了带本书。”

  此外,在发布会上,余承东还公布了一个重磅消息:
截止7月18日,华为手机2018年全球发货量突破1亿台。并声称在过去7年,华为手机销售量增长高达51倍,今年手机发货量有望突破2亿大关。这一极具说服力的数据证实了华为在全球范围内的技术实力和消费者的认可。而在本次发布会上公布这个重要的信息,意味着在未来市场,华为nova将被委以重任,向更大更广阔的年轻市场迈进。

不过随着时间发展,有些东西发生了改变。修图软件使人们对照片和报道的真实性产生质疑,智能手机和
Instagram 让每个人都变成摄影师,化身历史的记录者。ISIS
公开散播斩首视频,美国士兵拍下自己在阿布格莱布监狱(Abu
Ghraib)虐待囚犯的过程。人们怀疑每一张展现叙利亚阿勒颇市浑身是血孤儿的照片是否属实,也开始对洪水一般涌来的照片——处于危险之中的北极熊、马尼拉的屠杀、巴尔干半岛难民营(在支持英国“脱欧”的宣传中,你经常能看到这些照片)——渐渐麻木和习以为常。

时尚审美 首届选美、模特演出等刷新认识  这次展览所展出的照片也是任锡海上世纪80年代“相机随身带”的收获之一,“看这张‘青岛的首届选美’照片,这些都是等候上场的美丽的姑娘们”。在青岛,选美活动在当时堪称“破冰”之作,盛况空前绝后,跟超女比赛一样壮观热烈,创造了一个热气腾腾的全城美女总动员。  那时也有了时装模特,“比如在兰山路礼堂举行的‘编织时装演示会’”,模特们穿着最新设计的服装上台表演,也刷新了大家对时尚和审美的认识。  任锡海回忆,当时大家都喜欢买明星挂历。上世纪80年代中期,港台明星的风靡给挂历和杂志的封面带来了全新的感觉,“大窑沟小店挂出的时尚挂历,这幅照片应该是1984年左右拍的,挂历当时很热门,相当于现在的时尚杂志。”除此之外,青岛还举办了首届人体艺术展,“这是1989年3月15日,红星电影院外的《人体艺术大展》广告,照片中只是预告展览的信息,但说明人们对艺术的认识又向前迈了一步。时至今日,对于大众来说,接受并欣赏人体美也属于比较大胆的行为。”

图片 3

自摄影技术产生以来,人们对相机镜头是否能够真的发挥历史之眼作用的质疑就从未间断。

图片 4

  00后国民偶像代表,极具国际影响力的谦逊少年易烊千玺也出席了本次发布会。作为华为
nova的全球代言人,易烊千玺一出场就以一支热舞点燃全场气氛,接着他又与粉丝分享了HUAWEI
nova 3的使用心得,他认为HUAWEI nova
3既是高颜值也是实力派。最后,何刚赠送了他一份特别的礼物,来自于HUAWEI
nova
3前置摄像头拍摄的1.5×2米巨幅海报,以祝贺他以文化专业双料第一成为中戏的准大学生,巨幅海报也让全场媒体和粉丝惊叹不已。

1972 年,苏珊·桑塔格(Susan
Sontag)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看了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美国新纪实摄影最重要的旗手,被誉为摄影界的梵高——译注)的摄影展。从那以后,人们对照片记录历史作用的质疑发展到一个新的高度。在桑塔格看来,阿勃丝的作品充满了偷窥的意味。除此之外,她还因为报纸头版中的越南战争照片而感到不安。在编辑——已故的芭芭拉·爱泼斯坦(Barbara
Epstein)和鲍勃·西尔弗斯(Bob
Silvers)——的鼓励下,她开始为《纽约书评》(The New York Review of
Books)撰写第一批以摄影照片为主题的文章。五年之后,桑塔格出版了《论摄影》(On
Photography)。在这本书中,她提出一个问题:照片是否欺骗了我们?照片背后隐藏的真相是否比它揭露的真相还要多?

首届人体艺术展。

图片 5

从那时起,人们便为是否应该相信“眼见为实”而争论不休。在这个问题上,桑塔格本人也一直犹豫不定。最初,她对照片的真实性有所怀疑。但到了人生的最后阶段,她又觉得如果我们能正确的理解照片的内涵,照片就是一种人道主义工具。

焕发青春 全国文化名人扎堆来青岛“切磋”  改革开放对艺术领域的影响极大,“青岛的老艺术家们也开始焕发青春,李轲民、姜伯玉、于家骧和徐立忠等都参加了‘四方文化馆雕塑小组’活动,此外还有很多艺术家开始展开新的创作。青岛市文化馆每月5日晚间举办“青岛摄影月赛”评选,邀请复出的摄影家到青岛讲学。  年轻的艺术家们更有激情,每个周日天主教堂外都会有露天画展,年轻的画家们在街头现场作画。很多艺术活动从不同侧面有机地配合,对青岛文化艺术的繁荣和发展起了很好的作用,青岛本土的艺术家越来越活跃。  任锡海透露,上世纪80年代,全国乃至世界文化名人和艺术交流的活动都聚集青岛,“1981年,艺术评论家王朝闻来青岛为茂腔剧团说戏;1984年,刘海粟来八大关小礼堂和大家畅谈绘画等”。1984年6月26日至7月10日“全国相声作品创作评比会”在青岛召开,马三立、侯宝林都来到现场,任锡海透露,“那是当时全国最大的曲艺活动,那次冯巩还带来了尚未公演的相声作品,也是在这个会上,侯宝林正式收师胜杰为徒”。  从1983年开始,很多世界级的艺术活动选择在青岛举办,“1983年10月西班牙响板舞蹈家德纳、1984年11月白俄罗斯国家合唱团、1985年初的美国芝加哥交响乐团……短短两年,就有五个国家的代表团及许多艺术家来到青岛,让大家看到不一样的艺术表演。这也是改革开放的成果。当时大家都认为,改革开放,中国文艺的春天到来了。”

  此次华为nova选择易烊千玺作为代言人,获得了业内众多好评。实际上,华为nova看好易烊千玺不仅是因为其谦逊努力良好的口碑,还有高标准严要求自己,以自身超高影响力传递正能量,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年轻实力派,这与nova定位不谋而合。易烊千玺为华为带来更年轻和时尚,多元化的品牌印象,无疑会吸引更多年轻人成为nova星球一员。

晚年的桑塔格表示,照片可能是一种终极手段,能让人们了解远在千里之外的陌生人所经历的苦难。要想知道桑塔格的态度为什么会发生改变,我们就要了解人道主义精神(尤其是与战争中暴行有关的人道主义精神)和摄影是如何一步步纠缠错结在一起。同时,我们还要了解桑塔格在所处时代所扮演的角色——面对冷战僵局最紧张的时期和此后大量曝光战争暴行的照片被公之于众的局面,她带着痛苦的情绪,写下了很多证明人道主义具有局限性的文字。

“萌动”年代 跳国标学英语,追逐流行“看世界”

《论摄影》将目光对准桑塔格心中的愤世嫉俗之人,比如·阿勃丝和安迪·沃霍尔。这本书还猛烈抨击表现英雄主义的摄影作品,尤其是玛格南摄影通讯社拍摄的照片。1947
年,罗伯特·卡帕(Robert Capa)、亨利·卡蒂尔-布列松(Henri
Cartier-Bresson)和其他摄影记者一起创立了玛格南摄影通讯社。2017年,该社为了庆祝成立70周年还举办了经典作品回顾展。桑塔格对照片作用的持怀疑态度,玛格南摄影通讯社的摄影师则用镜头拨开迷雾,让我们看到曾经无法目睹的现实。他们用镜头记录下道德沦丧和社会不公。

图片 6

骗子也好,证人也罢,照片始终都是让陌生人了解彼此的有效方式。当各种各样的事情发生后,照片能让人怒火中烧,能让人兴高采烈,也能让人漠不关心。照片影响着我们对陌生人所持道德标准的复杂感情,尤其是那些身处水深火热之中的人。

公园大学

如今是一个赞扬勇于尝试和领导力的时代,也是一个将社会企业家塑造成现代救世主的时代。在这样的背景下,人们很难做到冷眼旁观、无动于衷。所以,我们如何才能不再做被动的观众,而是主动参与到事件之中?

  如果用一个词来代表上世纪80年代,那就是“萌动”。虽然物质生活条件还不像今天这么丰富,但改革开放的步调让人们的视野变得宽阔起来,流行元素破土萌动。  普通人的生活悄悄地改变着,大家都有着极其自信的力量和面对未来的勇气,年轻人开始有了“流行”的概念,穿起了吊带衫、超短裙和喇叭裤。  市民的广场文化也有着鲜明的时代特色,“交谊舞开始流行,贮水山儿童公园的早晨,来跳交谊舞的人络绎不绝。”任锡海透露,那时候国标舞也开始有人学,但交谊舞依然是当之无愧的“主流”娱乐担当。  “公园大学”也是青岛上世纪80年代独特的文化现象,改革开放也带来了大规模学习英语的热潮,通过学习英语可以看到“外面的世界”。任锡海的作品中,“杨光的公园大学”非常有代表性,“杨光与父亲杨朝平联手开办了英语班和‘公园大学’”。任锡海透露,杨光的英语班开在河南路,晚上教课,每周日早上,他们都会在栈桥公园内的“公园大学”准时给学员和来往的行人教英语。“公园大学是免费的,也可以称为英语角。来来往往人非常多,有老人也有孩子,很多学生专门在周日来这里学习”。任锡海透露,“公园大学”一直开到上世纪90年代,非常受欢迎。

走出僵局的途径之一,就是用另一种眼光看待照片。我们不再单纯地用眼睛看照片,而是学会去深入观察表象之下隐藏的东西。因此,我们不能再扮演消费者和窥视者的角色,而是要认为每张照片背后都有一个故事,要通过一系列观察和思考形成自己的观点。

部分展品欣赏

心理学家丹尼尔·卡尼曼(Daniel
Kahneman)认为,情感是一种形式的思维。摄影师凭借自觉定格下瞬间的影像,而被照片激发的情感也像照片一样具有迅速性和直观性(卡尼曼称这是“System
1”思维)。我们为什么不能像有些摄影师建议的那样稍微放慢一下节奏?把查看照片的过程看成是一系列相互连接观察行为的总和。欣赏和思考照片,不用被动消极的方式看待照片所讲述的故事。这样一来,也许我们便能找到理解这个世界的关键法门。

图片 7

有时候,速度是理性的敌人。快速冲印技术出现后,照片的产量大幅提高。进入
iPhone
时代后,照片的数量更是爆炸。但是,一张照片诞生的起点总是摄影师开始观察周边的环境。在过去的很多年中,摄影师在拍照前要先在脑海里想象出照片所要表现的画面。这是因为以前的照相机技术比较落后,摄影师在拍照前要安装调试好很多组件。这一切都是为了能让照片获得更长的曝光时间。被拍的对象要保持静止,否则照片就会模糊不清;被拍的对象要摆出造型,以便最终的照片能符合摄影师的构想;有的摄影师会以死者作为拍摄对象,甚至还会在尸体摆好造型后才开始拍摄。

1987年摄影家黄翔与青岛摄影家交流。

第一代新闻摄影记者都是为工作室打工,而这也影响了他们的思维模式。早期的摄影技术并不发达,为了拍出好的照片,摄影师要做好组织和筹划工作。无论是在工作室内拍摄还是在野外拍摄,他们都要提前安排好一切。

图片 8

正因为摄影师在拍摄前有所“筹划和安排”,因此人们认为照片具有欺骗性。桑塔格认为摄影师罗杰·芬顿(Roger
Fenton)在克里米亚战争期间拍摄的战地照片具有欺骗性,没有真实反应战场的实际情况。为了让死亡阴影之谷(Valley
of the Shadow of
Death)的战后场景更具有戏剧性,芬顿移动了炮弹的位置。他将具有纪实意义的炮弹变成欺骗工具,为了让战场实景更加上镜而人为添加了自己对战争的体验和认识。

“国标舞热”时海滨空地的早晨。

芬顿想让以某种形式表现战争,但很难说这种形式究竟具体是什么。毕竟,他有时用炮弹表现出山谷遭到炮击,有时不用炮弹也表现出山谷遭到炮击。对于第一代摄影记者而言,拍摄照片和绘制画作之间的界限非常模糊。因为技术限制,最早一批摄影师需要等很长的曝光时间才能完成一张照片的拍摄。1858
年印度民众大起义后,与芬顿同时代的费利斯·比特(Felice
Beato)前去印度北部城市勒克瑙(Lucknow)拍摄斯坎德拉宫(Secundra
Bagh)内部遭到破坏的场面。架好照相机后,来看热闹的当地人帮他将战死之人的残骸和头骨摆放到镜头前方醒目的位置。早期摄影师拍照前会布置场景,如今的摄影师则习惯在按下快门前调整好焦点、景深、对比度和其他数据。这两者之间有何差异?

图片 9

图片 10

市文化馆邀请中国摄影家协会展览部主任尚进(时任)授课。

费利斯·比特拍摄的印度民族大起义(1858-1862
年)之后斯坎德拉宫内部的情况。蛋白印相工艺。

图片 11

图片来源:J Paul Getty Museum

摄影家吴印咸在栈桥回澜阁与林河水交谈。

虽然摄影在发展早期具有模糊性,但它很快便发展出了纪实“基因”。世俗的摄影师不认为自己是擅长布景和造型的工作室艺术家,而是更喜欢将自己看作“记录者”。对他们而言,相机是一种工具,一双机械眼睛,一种能客观定格图像的设备。相机拍出的每一张照片都没有给观看者强加任何主观成分,而是告诉观看者:“请自己观察分析。”

图片 12

在转变过程中,技术进步发挥了重要作用。相机越来越轻便,能够更好的捕捉瞬间的动作和街头的场景。随着“定格”技术的发展,摄影师渐渐变成了“纪录片导演”。他们不再依赖精致微妙的工作室生存,而是成为粗狂顽强的个人主义者。相机包挎在肩头,摄影师开始勇敢的走进不断变小的世界。

大窑沟小店挂出的时尚挂历

1888 年,乔治·伊士曼(George
Eastman)创立的柯达公司生产出简单的便携式相机,能够在底片上实现多重曝光。同一年,丹麦裔美国人雅各布·里斯(Jacob
Riis)用相机记录了曼哈顿多种族工人阶级混居区中阴暗肮脏的惨烈现实。1889
年,《斯克里布纳杂志》(Scribner’s Magazine)刊登了长达 18
页的揭露性报道(内含 19 张照片素描图)——《另一半人怎样生活》(How the
Other Half
Lives
)。这篇文章让纽约的精英阶层开始关注自己以前所忽视的问题。到 1914
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时,很多小报也开始为文章配上照片作为插图。

图片 13

我们要自己观察分析照片,而不能依赖专业人士的意见。当时的传教士对照片和摄影十分钟情:他们经常随身携带柯达相机,希望用照片来记录和传播自己的事业。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二世(King
Leopold II)统治下的刚果自由邦(Congo Free
State)是一个噩梦一般的地方,而爱丽丝·西利·哈里斯(Alice Seeley
Harris)选择陪着担任传教士的丈夫一起去那里传教。一天,一个叫尼萨拉(Nsala)的男人带着一堆树叶来找爱丽丝·西利·哈里斯。尼萨拉是刚果自由邦残暴政权所施暴行的受害者。拨开树叶后,一个孩子的手脚显露出来。他说这是自己的女儿:利奥波德国王的士兵将女孩身体的其余部分吃掉了。震惊之余,爱丽丝·西利·哈里斯让尼萨拉坐下并为他拍摄了一张照片。在这张举世闻名的照片里,痛失女儿的父亲坐在垫子上,左手托着下巴,身边摆放着女儿遗体的残骸。即便如此,旁观者也没有盯着悲痛欲绝的父亲,而是将目光锁定在摄影师身上。这张照片便是记录一位父亲哀悼亲人的纪实证明。

沧口新华书店1979年9月举办的首届图书展销活动

图片 14

图片 15

《瓦拉的萨拉》,爱丽丝·西利·哈里斯于 1904 年拍摄。

首届选美大赛的参赛者

图片版权:Anti-Slavery International/Autograph ABP


当时,一场旨在推翻利奥波德二世在刚果政权的风暴渐渐形成。爱丽丝·西利·哈里斯知道比利时国王的手下砍掉了很多劳工的手,她也知道自己的照片展示了情况日益恶化的剥削和残暴的帝国政权。她将照片送给了伦敦的人道主义改革家
E·D·莫雷尔(E D Morel),而他称照片中的男人是“瓦拉的萨拉”(Sala of
Wala)。莫雷尔将这个男人以及他女儿的残骸放进自己讲座的幻灯片中,希望能在英国四处巡回授课时引起公众共鸣,号召大家一起对抗残暴的比利时国王。

图片 16

桑塔格在《论摄影》的开篇讲述了一群人类的故事,他们生活在柏拉图洞穴中的。这群人认为图片反映的就是真实生活,对模糊不清的碎片化世界俯首称臣。桑塔格指出:“相机使现实陷入微观层面,成为易于管理且令人难以捉摸的东西。有的人相信镜头是历史之眼,但这是一种忽视关联性和持续性的世界观。照片只会给每个瞬间增添神秘色彩。”这个构想会让相信“镜头是历史之眼”的人感到愤怒。既然照片解释不了任何东西,它便成了人们展示无尽魔力、困惑和幻想的完美工具。在这个过程中,现代文化让历史成为消费品。2014年,桑塔格的自传作家丹尼尔·施莱伯(Daniel
Schreiber)指出了桑塔格人生中讽刺现象:她因颇为上镜而获得知名度。在摄影师的镜头下,桑塔格被塑造成一个魅力十足的作家。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英国人将不幸的尼萨拉看作是受害者,反映出他们对奴隶制和帝国殖民扩张的道德不安感。毫无疑问,这张照片更容易令人接受,因为它展现出一个与英国存在竞争关系的帝国所犯下的罪行。爱丽丝·西利·哈里斯是最早一批用摄影报道来展现他人(尤其是非西方人)痛苦的摄影师。当然,也有人认为他们是在利用他人的痛苦为自己的事业服务。在摄影报道刚刚出现的年代,被剥削和残害的人成为帮助西方人道主义力量发展壮大的重要支柱。1905
年,马克·吐温在讽刺利奥波德国王幻想的《利奥波德国王的独白》(King
Leopold’s
Soliloquy)中写道:“对我们而言,柯达相机的出现只是一场灾难。照片是我们唯一无法贿赂的证人。”

稿件一经选用,即视为作者同意本网免费将其使用于本网或与本网有合作关系的非赢利性各类出版物、互联网与手机端媒体及专业学术文库等。

美菲战争(1899-1913
年,最终以摩洛人[Moro]抵抗活动的失败而告终)期间,人们就人道主义的开展形式展开了激烈争论。此时,摄影照片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1906
年,美军在 Bud Dajo
火山的一侧屠杀了多达1000余名当地穆斯林。时任美国总统的西奥多·罗斯福称参与屠杀的士兵是勇敢的爱国者。美国高层下达命令,要求消灭一切能证明屠杀事实的证据。但是当韦瑟里尔上校(Captain
A M
Wetherill)的部队将所有被屠杀平民尸体扔进沟壑之中时,一位不明身份摄影师也在事发现场。他架起三脚架和相机,让士兵们摆出冷酷无情且令人生厌胜利者的造型,然后拍下了照片。后来照片被一位教师拿到。去日本休假期间,这位教师也将照片带在身边。就这样,记录美军屠杀罪行的证据最终传到了美国国内。

由稿件引起的著作权问题及其法律责任由作者自行承担。

这张照片让美国民众震惊不已。在一堆纠缠在一起的尸体和衣服中间,只有几个菲律宾人的脸依稀可见。他们望向天空。谁在天上看着他们?照片中间一位遇难者露出的乳房也让人感到沮丧和惊慌。

最近我给一位朋友看了这张照片,她说自己几乎能闻到尸体腐烂的恶臭。1906
年公民权利活动家杜波依斯(W E B Du
Bois)在给反帝国主义联盟(Anti-Imperial
League)主席的信中写道:“我特别想把这张照片冲洗出来、放入相框中。我要把它挂在教室的墙上,让所有学生记住战争——尤其是侵略战争——的真实面貌究竟是什么。”

图片 17

1906 年 3 月 7 日,美军在菲律宾 Bud Dajo
大肆屠杀当地穆斯林。屠杀结束之后,一名身份不明的摄影师拍下了当时的情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